关键词:
羽毛球
江西
黑马
张松涛

羽毛球——江西跑出“黑马”

发表日期:2015-11-04 15:51:42  作者:  来源: 网易体育  阅读量: 3502 

尽管第一届全国青年运动会(以下简称“一青会”)的硝烟已渐渐散去,但是江西羽毛球“黑马”的逆袭还在人们的热议中。

羽毛球——江西跑出“黑马”

——南昌队赵俊鹏在先失第一局、第二局,最大落后分差达6分的不利情况下实现大逆转,赢得男子单打冠军。

——女子团体决赛,南昌队同样上演先丢两分、随后连下三城的情景剧,战胜夺冠呼声最高的南宁队摘取金牌。

这2枚金牌,之所以被人们热议,不仅因为它们是江西体育代表团参加历届全国性综合运动会取得的最好成绩,更因为它们打破了此前长期由二三个省“瓜分”羽毛球所设12金的局面。一位业界人士称,江西羽毛球长期以来是追赶别人的脚步,从现在起也立起了自己的“山头”。

那么,打破全国羽毛球格局的南昌“黑马”是怎样“炼”出来的呢?省球类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张松涛告诉记者,“黑马”的产生,有一定的运气成分,但更多的还是“量变引起质变”的结果。

作为江西体育“小巧水”战略中的一环,羽毛球在一定程度上属于江西的优势项目。1984年,江西的钱萍在第10届尤伯杯比赛中获得冠军,成为江西羽毛球运动史上第一个世界冠军。熊国宝第14届、第15届、第16届汤姆斯杯“三连冠”。全运会男单刘军夺得第三名。2008年北京奥运会何汉斌获得混双铜牌。

不过,在何汉斌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省羽毛球后备人才流失严重,导致队伍青黄不接。七城会以后,我省出台新政策:凡是参加江西省级别赛事的选手,必须在江西注册,此举迅速堵住了人才流失的“缺口”。目前在省羽毛球队长期训练的运动员有60多人。考虑到教练员人数少、水平有限等原因,我省羽毛球“曲线发展”,那就是省体育局和解放军队建立战略合作关系,解放军队每年从我省年轻运动员中特招一批队员入伍,用部队的经费、技术为江西培养优秀选手。每年全省羽毛球锦标赛前三名,我省也都派到解放军队参加轮训。几年下来,解放军队已经建成江西羽毛球后备人才库。双方的合作还有,一个季度两队之间要进行一至两次互访式的教学比赛、训练,这让江西运动员增加了与国内高手过招的机会,增强了实战经验。此外,我省加大力度输送优秀选手入选“国家阵容”。近两年,我省有李诗沣、陈念祖、赵俊鹏、吉淑婷、张艺曼、李云6名队员进入国家羽毛球一队、二队。“国字号”队伍里有这么多江西籍羽毛球运动员,这也是江西前所未有的景象。正是依靠这批队员,一青会上才有南昌“黑马”传奇。

说到竞技体育,绕不开敢于拼搏、勇攀高峰的体育精神。女团决赛南昌队碰到南宁队。江西教练组赛前分析,江西的主力选手在国家队练的都是单打,双打是短板,因为双打选手都是临时配对的,训练、磨合的时间短,技战术比较生疏。对手的双打选手长期在一起训练,南昌队要赢南宁队,必须靠单打拿分。但是比赛开始后,南昌第一女单就输给了对方第一单打陈晓欣,让人始料未及。随后,南昌第一女双又败下阵来。大比分0比2落后,对方接着上场的第二双打水平也非常高,南昌团要想翻盘谈何容易,当时,有几个教练觉得金牌无望了。不过,竞技体育就是这样充满戏剧性,它的魅力就是不到最后一刻悬念就不解开。有这样一个花絮:正在场边热身、准备进行第三、第四场合较量的吉淑婷、郭静等队员,听到裁判长用对讲机通知颁奖组,比赛就要结束了,叫南宁队领导来颁奖吧!听到这话,几个江西姑娘一下子来了斗志,吉淑婷对该裁判长说:“我还没有上场比赛,你怎么知道她们就一定能赢呢?”从第三场开始,第二女单吉淑婷、第二女双李云/郭静、第三女单张艺曼,连下三城逆转南宁队。



运动赛场上,运动员的顽强拼搏是一道风景,但是赛场背后的“谋篇布局”同样精彩。此次南昌团能爆出“冷门”拿到金牌,与教练员的斗智慧、比胆量是分不开的。江西教练组发现,南京队与南宁队比赛时,他们把南京青奥会女单冠军何冰娇放在出场人员的最后一个。当南昌队战胜武汉等强队不断爆出冷门后,遭遇到南京队。不可否认,如果硬碰硬,南昌队只有三四成的胜算。但是,南昌队最后成为赢家,这是因为他们抓住了老牌强队输不起的心理,一定会率先把王牌何冰娇打出来。因此,南昌队在排兵布阵时运用“田忌赛马”战术,用实力最弱的女单选手作为第一单打出场。“何冰娇一出场,我就觉得有戏了。”张松涛说。比赛结束后,南京的体育官员碰到张松涛,不得不承认“江西这一招玩得好、玩得险”。